带你领略消逝的孝感情怀和不变的澴河美景

  九街十八巷,对于我们这一代的大多数人而言无疑是陌生的。

  当我带着疑惑去问度娘得到的却是漫天的楼盘信息,打开360百科终于找到一些痕迹,原来九街十八巷并不仅仅是孝感特有的,在中国,很多历史悠久的州府古城都有 "九街十八巷"之说。所谓的“九街十八巷”只是州府城的主干道,并非全部街道。

  当然,不仅仅是这些历史建筑的信息被淹没,那些历史建筑中居住的人们的生活方式也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我从未想过如今的城市中还有每天出门撒网的渔民在辛勤捕捞维持生计,随着时代的进步,生活在澴河边的人们好像已经忘了捕鱼人的存在。而电影院的盛行更是让小街小巷里的录像厅无处可逃。还有那标价三元一次的剃头师傅和公共澡堂的售票大爷都已经习惯了冷清的生意,搬着一张木板凳把寂寥曝晒在阳光下。

  孝感的九街十八巷早已繁华散尽,随着城市化的扩张和改造,和其他城市的古街古巷一样,他们都要面对同样的命运。

  有的名字依然留存但巷子已然不复存在,有的名字和巷子一起都一同消失殆尽。

  

    拆还是不拆,这是一开始缠绕老街居民们的一个问题。

  有人说,这里太脏太乱,房屋年久失修,地面凹凸不平,没有任何留下的价值,他们渴望新的生活新的住房,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有人说,在这里住了几十年,出生的啼哭、童年的懵懂、少年的嬉闹、青年的爱情、中年的平淡、老年的安逸都是这小巷子给的,给再多钱也换不来记忆的根。

  一、孝感较古老的街——“九街”及其以后形成的老街。

  宪司街(现解放街)

  鼓楼街(府前街)

  以原知县衙门的方位命名。北与解放街相连,南至环城路,西至西河街,东与新华街交汇。因孝感老城楼上设有鼓楼,因此人们称此街为“鼓楼街”,解放后改称为“府前街”。

  分司街(现中山街)

  跑马街(现书院街)

  书院街原名“跑马街”,以驿兵快马从此出入城中命名。南起府后街,沿汪公池东沿北至北城门(今槐荫大道)。明万历初年,国子监生张翰在此设立讲学堂后,地方文人相继设立诗社,赋诗作文,一时风雅称盛,因此于民国三年(1914年)改名为“书院街”。

  西河街

  汤家街

  汤家街位于老城区南部,北接繁华热闹的北正街,南临贯穿东西的环城路,有四姆祠、王家巷、天后宫巷与分司街(今中山街)相通,向来是商贾云集之地。但在1520年以前,孝感城区居民稀少,街道也没几条。虽然有的街道已现雏形,但没有街名。当时有程氏兄弟二人携带妻子儿女,由南乡迁入这条街。程氏兄弟二人,兄做木工,弟当篾匠。本来这条街上的居民不是工匠,就是小贩,所以他们很快就熟络了。一天,程氏兄弟提出要为这条街取个名字,以方便生意和人们的交往。邻居一附和,说程氏人口较多,就叫“程家街”吧,于是就叫开了。过了几年,距县城十余里的汤家老屋人汤星于明嘉靖甲午年(1534年)考中举人,在这条街买地皮建房屋,其亲属十余人迁居于此。众邻里以出举人为荣耀,遂将“程家街”改为“汤家街”,一直沿用了四百多年。

  北门内正街(现北正街)

  北正街是“北门内正街”的简称,是以北城门方位命名的街道,形成于明正德十年(1515年)开辟北城门之后,与北门外正街相衔接。驿道通孝感主要从北城门进出,因此这里商业繁荣,外地长途贩运府庄白布等传统产品的客商络绎不绝,餐饮旅馆业及其他行业也应运而生。街道两侧店铺前檐悬挂的字号匾额、旗招、实物幌五彩缤纷。北正街与宪司街、汤家街交汇处是最早的夜市所在地,每到入夜,孝感名食抄手(混沌、水饺之类)、烧饼、油炸干子等经营业主在这里摆摊歇担,争相叫卖,呈现一片“烛光灯火三更市”的热闹景象。曾九倒穿草鞋进京告御状,乾隆皇帝御书“骡马不当差”石碑竖立在北门口。名播遐迩的“鲁源兴米酒馆”也在这条街上。解放后的北正街,经数次改建,已成为老城区第一条商业步行街。

  西门内(外)正街(现西正街)

  二.孝感十八巷

  三元井、大树巷、谬云记巷、汤家街、程家街、王家巷、彭家港、武家港、挑水街、铁匠巷、石头桥、儒学巷、东岳庙、万寿宫、四姆祠、文昌殿、引善堂、六家巷、磨子巷。

  老街是城市的童年,而如今高楼林立城市车水马龙,这一段童年的根似乎也无影无踪了。以前听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朋友说他们小时候在田里偷西瓜看星星捉小虫,我听得煞有兴致可却只有羡慕的份,因为我从来没有感受过,我反而觉得那样的日子比现在的孩子人手一个IPAD要有趣的多。

  人们似乎习惯了用虚幻来代替现实,比如在网络游戏中人们热衷于采药种地而实际上大多数人都不曾感受过这一份快乐。相比于屏幕中的美好,我更愿意去亲自感受

  在城市商业小区中居住的人应该都有同感,也许在一个小区已经住上了好几年,但隔壁单元的大妈你还是不认识,楼上的小姑娘你怎么也叫不出名字,平日大门紧闭各吃各的饭各做各的事。像我从小住在家属院里倒没有这样的情况,邻里之间都相互熟悉,小时候经常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最后就跑到隔壁朋友家吃饭去了。

  老街上的人生活岂不是更惬意吗。我父母小时候都是住在那样的老街上,大家白天都搬着桌子椅子一块出来摘菜,下棋。街口的商店报大人名字就能赊点小账,谁家煮好了毛豆花生就拿出来分一下。

  这样的日子难道不好吗,如果不好的话又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去各种山庄感受农家乐呢?只可惜,我们终究要跟这样的时光挥手道别了。

  这破旧紧窄的小巷子,承载的是过去的老故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说完的故事。

  我们这一代人留恋九街十八巷,也许是因为还没有好好把它看真切。

  上一代人留恋九街十八巷,也许是因为他们见证过这里的消逝。

  而更年迈的那一代人留恋九街十八巷,或许是因为这是他们从小到老记忆的载体。

  其他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好,我们都相信。只是那些缝纫机声,拉煤板车声,烧火做饭声都随着老街的消逝而平静了。

  城市的变迁就是这样吧,该变的一直在变,不改变的是永远的澴河美景。

  惋惜的话,就回头再好好看一眼吧。

  澴河畔的冰晶·柳岸春城

  为迎接返乡置业的成功人士

  现隆重加推5号楼、20号楼、21号楼共三栋高层

  欢迎您莅临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