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长租公寓品牌商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家”)宣布破产,让本已深陷舆论漩涡的长租公寓再次成为焦点。

  据媒体报道,鼎家的租客们通过一个名为“51返呗”的App(现更名为“爱上街”)一次性把租金付给鼎家,再每月返还给贷款App相应的金额。如今,鼎家破产,租客不仅拿不到先行支付的押金,还依然要每月按时向爱上街还钱,而房东也未收到鼎家公司之后应给的租金,一些房东已经准备收房。鼎家破产约有4000户租客受损,涉及的网贷平台有6家。

  鼎家的模式在业内被称为“北派打法”,一手撮合房东和租客,另一手用租客的信用向银行或其他借贷平台贷款,转手再用贷得的资金批量高价圈占更多房源……租客用押一付一的方式缴纳房租,实际上是使用了网络贷款后的还贷。

  近些年,租房贷的模式被越来越多长租公寓品牌商使用,这种“无本万利”的生意能加速品牌商资金的回笼以及市场的扩张,但对租客来说,其中的风险却十分巨大。房东、长租公寓、借贷公司三方任何一方出了问题,都会引发连锁的“爆仓”现象。

  当杠杆开始撬动房租,年轻人租房要考虑的就不仅是高房租问题了,“雷”在脚下,或许不知不觉就踩上了。

  “总算还清‘贷款’了,以后再也不用这种租房贷了。”两年前,胡泽翔(化名)在北京朝阳区租了一间次卧,签合同时,中介着重推荐了“押一付一”的交租形式。随后,他发现,“押一付一”的交租形式并非是将房租交给中介方,而是交给一家第三方金融服务平台,在签约时,中介已帮他办理了该平台的账号。就这样,房租变成了还款额。

  两年来,每个还款日前三天,胡泽翔都会收到由中介发来的短信和第三方平台打来的催款电话,不胜其扰。“本来我早想转租出去的,但是谁知道这个贷款还会不会跟着我?”租房时,他问过中介这个问题,中介说得含糊其辞,他也不敢冒险。“背着贷的感觉真难受。”他说。

  胡泽翔的经历还算幸运,两年来并没有因为贷款而产生什么问题,与他相比,张松就花钱买了教训。

  今年3月,张松看中了北京金台路附近的一间主卧,在中介的指导下签署了电子租房合同,并缴纳了押一付一的押金和租金共6400元。谁知交完钱,中介再次发过来一张贷款合同,称押一付一必须通过第三方贷款付钱。

  “不就是拿我的信息去贷款吗?”张松很气愤,他朋友以前使用过租房贷,遇到问题很多,转租、退租都有很多“雷”,而且张松还担心影响他个人征信,以后买房贷款难,就选择了退租,押金和租金都退不回来,结果直接损失了6400元。

  对于这种租金贷的模式,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必须警惕其中的风险。“从企业角度来看,和金融机构合作进行租房分期,有助于中介公司导入中长期资金,这样可以更好地安排长租业务,缓解中介公司短期内资金压力。”

  但是,“长租公寓一旦涉足金融业务,基本上就会出现很多新问题。”严跃进说,一方面,租客信用有可能被违规使用;另一方面,长租公寓把这些贷来的资金挪作其他用途的话,会面临很多不确定性,“一旦资金链断裂或资金被挪用,此类长租公寓背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就会显现”。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各类型租赁企业都有挪用租金建立资金池的现象,而这容易出现爆仓风险,也是违规违法的行为。

  《北京市房屋租赁代理资金监管暂行办法(全文)》显示:租赁代理机构应在《北京市房屋出租委托代理合同》和《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经纪机构代理成交版)》中向当事人明示租金账户的账号。除租赁代理机构应收取的佣金和约定的服务费用外,租金账户中的资金只能用于向出租人支付租金,不得用于其他用途。

  “租房不应该有贷款。”张大伟分析,租房贷变相给了租赁加杠杆的机会和概率,要是能贷款,那么租赁就会被投资者利用。“过去租赁涨幅远远低于房价涨幅,原因是没法用杠杆,如果租房都要贷款,都有杠杆,那么未来租金很可能会出现大涨。”

  严跃进建议,如果允许长租公寓涉足租赁贷款等业务,各地金融管理部门和互联网管理部门应该积极介入,加快搭建房源和资金运作的共同平台,类似平台也承担了房源和客源信用评级的功能,进而使风险变小,同时也防范各类问题扩大。